本報記者 阮飛霞 通訊員 朱紅麗
  近日,海天社區工作人員徐晶接到一個求助電話,“我兒子得了盜竊幻想症!我告訴他,我們住8樓,小偷是爬不進來的,可是沒有效果,一到晚上,他就開始嘀嘀咕咕,害怕有小偷。我很擔心他,希望社區能幫幫忙。”
  求助人是媽媽,姓董,兒子陽陽(化名)在文海教育集團小學部上二年級。
  這看起來是一個心理病例,卻被社區民警鐘榮海接過去辦了。鐘榮海說,自己也是一個小男孩的父親,辦這樣的“案子”不在話下。他和陽陽聊了一番,當天晚上,陽陽的情況就好轉了。
  小男孩總擔心小偷進門
  董女士和兒子住在海天社區,丈夫在無錫工作。130多方大的房子只有母子倆,陽陽的心裡缺少一份安全感。
  董女士告訴記者,最近兩個星期,每當天暗下來,陽陽就覺得家裡有賊,顯得不安甚至焦慮。到晚上8點半左右該睡覺了,董女士一熄滅客廳的燈,陽陽就會急忙把她拉進房間,檢查完房間門窗後,才肯安心入睡。等第二天太陽升起,陽陽才又恢復到活蹦亂跳的樣子。
  兒子成績優秀,還是班級小幹部,一直都是活潑開朗的樣子,怎麼會出現這樣的幻想呢?
  昨天,陽陽告訴記者:“上一年級後,我經常聽同學說他們家晚上進賊了、家裡東西被偷了。每次和媽媽去金沙學府散步,叔叔阿姨們也會說一些小偷什麼的話題,我都聽到了。”
  一次,陽陽生病了,對媽媽說:“媽媽,把家裡的門窗關好,小偷會進來的。”從此,他每次生病,總這樣提醒媽媽。
  董女士說:“我經常對他說,我們住8樓,小偷爬不進來,可他不相信。他有一種心理壓力,可能與爸爸長期不在身邊有關係,他的成長過程缺少自信。”
  陽陽的幻想症越來越嚴重了,董女士開始擔心起來。
  民警有備而來,開出一帖帖“良藥”
  鐘榮海是海天社區的責任民警,今年50歲。他從社區工作人員口中聽說這個“案子”,信心十足地接下了。
  於是一天下午,董女士帶著剛放學的陽陽,與鐘警官在海天社區警務辦公室碰頭。
  鐘警官清了清嗓子,微笑著說:“孩子,叫什麼名字?”
  “我叫陽陽,今年8歲,在文海小學上二年級……”陽陽坐在鐘警官對面,做著簡單的自我介紹和來這裡的原因。話語間,陽陽給鐘警官的感覺是,這個孩子膽子還是蠻大的。
  “如果你遇到困難,可以找誰?”
  “找警官叔叔,打110。”陽陽說。
  “那你還記得爸爸媽媽的電話號碼嗎?”
  “我都記在腦子裡。”隨後,陽陽清晰地報了兩串號碼。
  “你很棒啊,這麼長的號碼都能記這麼清楚。今天,叔叔要好好表揚你,再送給你一個號碼。”鐘警官從口袋里掏出一張早已準備好的名片,遞給陽陽,並告訴陽陽,“以後你有事,可以直接給叔叔打電話,叔叔就在小區里保護你。”
  接著,鐘警官介紹了一下海天社區的治安環境:“去年,我們小區的居民被偷了兩輛電瓶車,但小偷已經被我們抓到了,而且,叔叔就在這裡辦公,小偷不敢來的……”
  陽陽,像個小大人一樣,挺著腰聽著鐘警官的介紹。
  最後,鐘警官把警務室變成了一個教室,和陽陽玩了一個小游戲,讓陽陽大聲喊出“老師好”。這個小游戲,讓在場的媽媽和兩名社區工作人員哈哈大笑。
  離開後,陽陽發現,原來自己家離鐘警官這麼近。到了家,陽陽馬上把鐘警官的名片貼在床頭。
  這兩天,陽陽的狀態一直很好。
  鐘警官告訴記者:“這個‘案子’很簡單,我就是用‘喊’的方式,讓他喊出男孩子該有的信心和氣魄。”
(原標題:八歲男孩夜裡總擔心小偷進門 民警一番交流“治”好他的病)
創作者介紹

白酒

yv98yvzrw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